关于我们

成都的茶馆易中天阅读答案,易中天成都的茶馆

日期:2022-06-07 06:13:11浏览次数:12

成都的茶馆易中天阅读答案,易中天成都的茶馆

易中天成都的茶馆是什么体裁?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_aD2lmSgNb8QNrrT1ZRVA 提取码:yovj本书是易中天教授在2005年8月1日到月1 日两个月间就成都市启动的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所做的访谈集。

文/雷位卫

成都太古里

易中天的资料帮哈忙

重庆巴国城

成渝两地山水相依,却又有着特征鲜明的地域文化特点。聊起两地的文化,大家都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很多,成都的古蜀文化、蜀汉文化、诗歌文化等等,重庆的巴文化、长江文化、陪都文化等等,以及由这些衍生出的其他亚文化种类,不一而足。笔者个人对两地进行一些简单的类比之后,感觉两地各自最有代表性的文化特征是:重庆属于码头文化,而成都属于集市文化。两地虽然行政区划人为地分开了,但斩断骨头连着筋,硬要将两地的文化拿来进行比较,几乎可以说是个巨大的工程,囿于学识,本身就有点力有不逮,但是在双城经济圈的热度下,还是觉得可以通过一些表象来“浅谈”一番。

巴山蜀水养成特有民风

从先秦时,成都属蜀,重庆属巴,巴蜀两国“相爱相杀”,相互之间多有交往,但又曾经多次交兵,各有输赢。据《华阳国志》记载,在秦惠文王时,因蜀王的弟弟苴侯私下和巴通好,巴蜀两国交恶,巴国向秦求救,于是早就觊觎蜀国丰饶土地的秦王,立即派张仪和司马错攻占蜀国,接着“仪贪巴、苴之富,因取巴,执王以归。置巴、蜀、及汉中郡”。看来巴蜀的“窝里斗”,让秦人有机可乘,把巴蜀自己给灭掉了。此后,除出现小朝廷之外,巴蜀都作为统一的四川来管理的。

据《华阳国志》记载,巴国“其民质直好义。土风敦厚,有先民之流。”而蜀国“君子精敏,小人鬼黠。与秦同分,故多悍勇。”看来,在土著的巴蜀人那里,两个地方其实都有“耿直”的性格,只不过蜀人似乎要“狡猾”一些。那么是什么造成两地文化的分际呢?

而今成都和重庆的人绝大多数是在明末清初的“湖广填四川”之后从湖广一带迁来。不过移民们来到巴蜀之后,因为两地山水形态的不同,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当地的民风民俗。成都平原一马平川,“天府之土,沃野千里,水旱从人,不知饥馑”,在这些地方的移民,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力气,就能从地里收获大量的粮食,喂养数量众多的牲畜。这些东西需要很快地交换,获得可以储存的货币和生产生活的必需品,且随着农业的发展,手工业也比较发达,蜀锦、邛窑瓷、酿酒等也成为蜀地的“品牌”。这些东西的交换流通,需要一种场所——集市,因此,赶场天就成了老成都人的节日。成都人“君子精敏,小人鬼黠”的特征,实际上是集市文化的集中体现。当然,成都在古代就有集市的传统,如左思的《蜀都赋》中就盛赞“市廛所会,万商之渊。列隧百重,罗肆巨千。贿货山积,纤丽星繁。”

重庆多山,往往形成“一山二岭一槽”或“一山三岭三槽”的地形。农业生产上不便于大规模的耕种,但是矿产品、林产品等资源丰富。濒临长江和嘉陵江两条大河,得舟楫之利水路交通相当发达。从山中出产的物资要运出山里,再换取从长江中下游来的物品,码头便成为了重庆人进行交流的十分重要的场所。当年的哥老会组织便在码头上如鱼得水,在四川其他地区哥老会联络点的“公口”,也逐渐被“码头”一词取代。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中英烟台条约续增专款》签订,重庆正式开为通商口岸。外国的商船带来洋货,运走四川的土特产,进出口总额年年增加。

湖北作家鄢国培的长江三部曲《漩流》,就集中描写了民初重庆、涪陵一带长江沿岸城镇的风土人情。而李双江那首著名的《川江号子》,更令人血脉贲张,豪情满怀。至今,重庆过去码头文化的一部分:船、船夫、纤夫、码头工人……都得以保留,重庆人“质直好义”的风格也得以传承。

“集市”包容与“码头”守望

成都和重庆的集市文化与码头文化,都体现出交易和交流的特点,但又各有不同。成都的集市文化孕育出的是市场,而重庆的码头文化孕育出的是品牌。

据《近现代四川场镇经济志》记载,成都的华阳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是一个较大的农副产品集散地,逢三六九赶场。赶场的头一天晚上,方圆几十里的商贩云集镇上,家家旅店顾客满盈。何培基开设的中等规模的茶旅社“平安旅行社”,自1925年开业,每日铺位三四十个不仅全部位满,而且还要增添临时铺位四五十个,有时连自己睡的床都要空出来接待顾客。茶社逢场天座无虚席,晚上也要卖茶200多碗。饭铺生意也好得很,平时卖二三百斤米饭,逢场天就要卖五六百斤米饭。

成都的唐昌镇,原来是崇宁县治,光绪年间的《崇宁县乡土志》记载,唐昌“商务:本境居省城西北,无水陆码头,亦无通商口岸,……查米、麦、油、豆、酒、蔬菜等项,均为川民日用所需,辗转流通,市价随时涨落。至布、边盐、茶、五金一切皆自他处输入。近时输出者则扎烟、索烟、草帽为大宗,余则琐屑不堪杂入。”从这里可以看出唐昌镇的交易盛况,什么都能悦纳,都能包容。

这个特点直到现在仍在延续,比如改革开放之后,在成都北门,荷花池、五块石等地,俨然成为了西南地区商品交流的重要市场,五块石的药材市场全国也很有名,正是这些市场,带来了大量的沿海地区生意人,接着春熙路夜市、青年路练摊、红庙子炒股,造就了当年大批的先富起来的人群,且影响至今。

要说交通,重庆的水路能承载大宗货物的运输,条件其实比成都更为优越。照理说改革开放之初更应该先发育市场出来,不过由于当时重庆还属四川管辖下的计划单列市,政策等方面的原因,使前些年这座城市的外向型经济发育不太充分。这么多年来,重庆并没有像成都一样形成很大规模的商品聚散市场。不过重庆的工业底子相当厚实,直辖之后,尤其是近年来,重庆依托地处“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位优势,统筹“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发力的条件,加持铁路、公路、水路、航空四种方式,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四类要素,完善出海出境大通道建设,开放型经济水平不断提升。重庆重钢、长安、嘉陵以及后来的隆鑫、力帆等工业产品,在全国都赫赫有名。力帆,以前是以摩托为自己的王牌,后来在小汽车的市场上崭露头角。房地产企业龙湖,从重庆杀出,一路高歌,在成都这个集市上也打造出自己的“码头”——品牌叫得响亮。当然还有吃货们心心念念的涪陵榨菜、山城啤酒……

重庆的自贸区、两江新区建设等迸发出强劲的实力。电子信息制造业一马当先。2019年,重庆连续6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笔电生产基地,产量约占全球的40%,同时,手机产业产值首次突破千亿元,产量约占全球的十分之一。

成都的集市文化,奉行的是拿来主义,只要合法且能挣钱的品牌都可以进来,都很欢迎,体现出极大的包容性。而重庆的码头文化,必须按照一种程式,船舶停泊、出港,办理交接手续、上货卸货,包括在码头上讨生活的人们,都需要遵循一定的秩序,轻易改变这些秩序,必然会造成码头的混乱与无序,因此,码头隐喻着一种守望的特征。不过,重庆曾经是陪都,又是通江达海的大码头,需要几个“嗨得开”(站得住)的品牌,所以重庆人创出的品牌,不会轻易就放弃,而是不断强化,焕发生机。

文化景点的混搭与坚持

笔者发现了一个现象,可以为两地文化的特征做一点佐证。那就是通过改造、新建的文化街区,成都有锦里、宽窄巷子、文殊坊、耍都、太平巷里、太古里等,这些项目的建筑、街道都显得比较精致、小巧,休闲气氛特别浓,每天熙来攘往的人流,让这些地方成为来成都必看的景点。不过有些改造的项目,虽修旧如旧,但总感觉保留下来的东西太少,人工痕迹过浓。这也许就是集市文化的体现,只求能发挥效益,很多东西都能“混搭”,而且能混出新的内容。

而重庆的巴国城、湖广会馆、洪崖洞等项目,建筑看上去都比较厚重、大气,不管是新建还是改造,都基本上保留了明清建筑、民国中西合璧建筑的风韵,展示的东西大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如湖广会馆关于湖广填四川的历史回溯的实物展,的确非常全面和详尽,让人对那段历史唏嘘不已。这种厚重,可以理解为对码头文化的坚持,但是往往也使现代社会的人对其产生隔膜和距离。最近几年,随着微信、抖音、快手等社交媒体的流行,洪崖洞等地成为了吸引网民眼球的“打卡地”,看来码头文化对传统、规则的坚持,也会和新的生活方式碰撞出新的火花。

成都的茶馆易中天阅读答案,易中天成都的茶馆

成都茶馆和重庆火锅

易中天先生在《读城记》中,说成都是“府”——古老富庶、物产丰盈、积累厚重的天府。天府里的人享受着良好的自然条件,用不着花那么多精力起早贪黑地劳作,因此,大把的时间就用在享受清闲的时光上。“露天坝里,拖几把竹椅,摆一张茶几,邀三五友人,一人一支烟、一杯茶,前三皇后五帝,东日本西美国,漫无边际地胡扯闲聊,直到兴尽茶白,才各奔东西。”成都地区是中国最早饮茶的地方,悠久的茶史可大书特书。以前的茶馆更多的是在街上,尤其是每个集市上都会有大大小小的茶馆,赶集的人往往在这里聚首,喝上两碗茶,听上几句川剧,散场了才哼哼着回家。在沙汀先生的《淘金记》《还乡记》《在其香居茶馆里》等作品里,还能看到四川茶馆作为“吃讲茶”的地方,民间的一些纠纷,不是都通过官府来解决,而是在茶馆里,请袍哥大爷做中打保,分个青红皂白。这些都体现出了四川集市文化的特点。集市是个交易的地方,需要一个谈生意、解纠纷的社交场所。学者王笛先生在《街头文化》一书中这样描述成都茶馆:“毫无疑问,茶馆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娱乐和社会生活的地方,同时它也承担着从交易市场到娱乐舞台等几乎所有的街头空间之功能。……有助于人们从事各种诸如共同爱好的聚集、商业交易甚至处理民事纠纷等名目繁多的活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笔者到重庆去看朋友,到菜园坝去吃正宗的重庆火锅。一道很长的石梯坎两旁是穿斗结构的老房子,昏黄的路灯之下,几张低矮的桌子,摆在石梯坎稍宽的街面上,中空的桌子里是沸腾的火锅红汤,中间是一个白铁格子,素不相识的人就围坐在桌旁,各点各的菜,放进不同的格子里,互不干扰,吃得不亦说乎。一开始,笔者还有点不习惯,你不知道和你同桌的他(她),会不会有什么毛病,但在热气腾腾的红汤翻滚中,麻辣鲜香的味道让人忘了这些,一个劲地大嚼,一个劲地流汗。喝着各自的啤酒,摆着各自的龙门阵,对面的人走了,马上又有人坐了过来,占据着原来的人的格子,烫着毛肚、黄喉、鸭肠……

据说,重庆火锅诞生于做码头营生的船工、纤夫、码头工人之中,这些人收入微薄,吃不起牛肉,只能收一些别人不要的牛下水来吃,江边风大,加上工作性质都是来去匆匆,哪有闲时间慢慢品味?于是火锅必用大火、猛料,熬得味道浓浓,把毛肚、黄喉、鸭肠之类放下去,翻腾几下,就可以入口,结果味道香脆可口,一来二去倒成了一种美味,流传开来。

重庆火锅的特色十分明显,它包含了码头文化的流动、暂住的特征。正是这种流动,赋予了重庆这个城市创新、大气的精神,但这种略带浮躁的创新之后却少了点精致和细腻的感觉。

成都与重庆就像一对同胞兄弟,千丝万缕割舍不开。集市文化的多元性,对市场规则的要求,使成都今后的发展需要更大的包容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才能由集市转变为真正的大市场。重庆人码头文化的流动性,常常会在社会生活的很多方面表现出来,因此创新是重庆今后发展的动力,但要改变过去的“做而不述”,将创新出来的东西发扬光大,才会让创新有更坚实的支撑,码头才能变成创新之源。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当下,在高铁的速度缩短双城的空间距离的前提下,这对同胞兄弟一定会以自身的强大文化魅力,辐射周边城市,再融合成一个巨大的中国经济“第四极”。

(2020年《四川省情》第7期。更多权威数据及财经要闻请下载《四川省情》APP客户端,复制下载链接到浏览器打开:安卓系统点击https://dwz.cn/WUP8yybi,IOS系统点击https://dwz.cn/jzcHEl5T)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成都的茶馆》出自易中天在2003年首次出版的城市散文集《读城记》。

1998年,广州的《新周刊》出版了一期专辑,叫《中国城市魅力排行榜》,列举了他们认为最具魅力的17个城市:北京、上海、大连、杭州、南京、苏州、武汉、成都、重庆、拉萨、广州、深圳、珠海、西安、厦门、香港、台北。

关闭

在线留言

服务项目

成都减压会所提供:【香薰按摩】【水疗沐浴】【面部护理】【眼部护理】【身体护理】【精油按摩】等服务项目

栏目导航

环境 资讯 spa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成都spa养生会馆:添加站内微信

服务地区

【成都成华】【成都金牛】【成都青羊】【成都双流】【成都武侯】
关闭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