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中国传统节日学业反思,传统文化班会课反思

日期:2022-09-19 12:24:17浏览次数:7

中国传统节日学业反思,传统文化班会课反思

当前对我国传统文化反思可归纳为哪三种思潮

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 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在历史一直是在兼容统一中向前发展的。以早期的中原文化为源头,从仰韶文化到夏商周逐步形成,再到春秋、战国的兼容。在秦朝得到大一统,形成强势的中原文化。

被誉为一代建筑宗师的梁思成,毕生都致力于中国古代建筑的保护和研究,建国之初,他在极力保护北京古城无果后,又把努力的重心投入到新中国的新增建筑之上,也就是努力让新建筑也尽量体现出中国传统建筑的特色。新中国产生的“十大建筑”,就是梁思成等老一辈建筑家们,为中国确定的一条现代建筑之路。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的十大建筑是建国10周年的献礼工程,1959年2月“十大国庆献礼工程”在全国众多设计机构和专家进京集体创作后最终定稿,在10个月内,高质量地完成了从设计到竣工的全过程。当时的创作思路基本是自由的,并不忌讳曾经遭遇批判的大屋顶,如全国农业展览馆;也不拒绝西洋的古典建筑,如人民大会堂;或类似前苏联模式的建筑,如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同时包含着新结构和新形势下的中国建筑的探讨,如民族文化宫等。

“十大建筑”诞生的背景,中国正处在西方的经济封锁之下,中国建筑师是在封闭的条件下进行的一次独立的现代建筑创作探索,虽然这样的探索对寻找现代中国的建筑之路产生了一定的启示作用,但由于当时的特殊环境并没有产生普遍意义的建筑创作高潮。而真正对“传统风格与民族形式”进行大规模探寻的,是发生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之后。

1,贝聿铭“现代中国建筑之路”的探寻

改革开放初期,北京政府官员感觉北京城要增加更多的现代化要素,邀请贝聿铭来中国,期望大师能设计即现代又体面的大楼以彰显北京城的现代风貌。作为一个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贝老先生当然知道,在具有悠久历史的北京,兴建现代派大楼的风险,于是婉拒了北京政府官员的邀请,北京政府却许诺贝先生可自己任选项目设计,最终,贝聿铭选定在北京城郊以“香山饭店”来探寻现代中国的建筑之路。

作为多产的建筑大师,据说贝聿铭建筑事务所只摆放了两个建筑模型,一个是美国国家艺术馆东楼,另一个就是北京香山饭店。可见香山饭店在大师心目中的地位!这个被大师说,比在国外有些建筑设计下的功夫要高出十倍的作品,诞生之后就争议不断、褒贬不一。风格的确独特且具有中国特色,但建筑太显大师风范,这是“物以人贵”的作品,作为一条“现代中国建筑之路”,显然这是普通建筑师难以驾驭的。

贝聿铭是带着为中国新建筑开路的使命,借香山饭店的设计,将他在现代建筑的造诣,以探索的态度应用到设计之中。他的结论是,现代高层建筑应该完全西化,而3~4层的建筑则可以融合中国传统园林的手法。看来,贝大师对中国传统园林是持肯定态度的!香山饭店以及大师后来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其实就是两座功能不同的中国园林。

《小门神》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反思是什么?

贝聿铭对“现代中国建筑之路”的探寻,显然没有达到先生预期的目标,之后中国建筑的发展也并未遵循贝聿铭拟定的方向。被大师推崇的中国园林并没有在新时代得以发扬光大,而传统园林中一些固有的元素却伴随着“争夺古都风貌”之风,到处生硬地加在现代建筑的屋顶之上。

2,以“维护古都风貌”名义的复古之风

上世纪80年代,北京市领导提出“维护古都风貌”的口号,因为对当时北京古都风貌面临的危机深感忧虑,领导认为现在提“保护”古都风貌已经不够,应该强调“夺回”。于是,北京这一时期的许多建筑都用加建大屋顶来彰显传统风格。

北京西客站,是国家以及北京市“八五”计划的一项重要城市基础设施,是一个规模空前,需要解决复杂功能问题的重要交通枢纽,这样一个现代功能性的建筑,当时却被迫背负起抗衡西方现代建筑文化冲击的历史使命,成为体现民族传统、守护古都风貌的精神象征。

这种被人戏称是,穿西装戴瓜皮帽的建筑,于1996年1月21日开通运营,当时是亚洲规模最大的现代化铁道客运站之一。其建筑风格、建筑质量、设计规划等方面,自车站启用以来一直备受批评和争议,但尽管如此,北京西站仍然是北京最为瞩目的建筑物之一。

在现代化大楼顶部加亭子、檐口和传统坡屋顶,以使其在轮廓和外形上体现古都特色,当时建筑界对其颇有不同看法,建筑大师张开济曾致信当时的北京市领导:“小亭子用得太多了,就会造成新的千篇一律,令人望而生厌”。北京市领导却回复:“用帽子代替骰子,可能出于不得已也,望设计师们下点功夫,改变北京千篇一律的‘豆腐块’,为此,首都风貌幸甚,民族风貌幸甚”。可见,传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割舍!特别是在具有几千年灿烂文明历史的中国。可是,把传统符号生硬加载在并不合适的载体之上,传统文化不能作为“活体”在新的环境中得以重生,传统文化也无法真正得以传承。

贝聿铭先生强调“高层建筑物应该完全西化,以避免不中不西……”,也就是说,在现代高层楼房里其实找不到传统营造的应用环境;而三~四层院落式的建筑,与中国传统园林营造的应用场景相似,因而才可能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其实人们一提到中国传统建筑就一定会提到园林,这是因为,中国传统建筑一直就存在着两个平行的分支,即“正式建筑”与“园林建筑”,其一为生活所需,其二为娱乐所用,园林是建筑中不可剥离的一部分。“正式建筑”是用于工作、生活、交往等功能,而“园林建筑”则是满足人的精神需求。

中国园林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集中表现形式,其审美趣味及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对当今仍有启示作用。按理,深入挖掘传统园林之精髓,让中华文明之瑰宝能在新时代发扬光大,应该是个很有必要的事情,特别是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可是,著名学者俞孔坚却提出,中国园林应该休矣的论调。

3,中国传统园林休矣论

2017年4月21日,中国工程院官网公布了《2017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其中代表“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专业的院士候选人是俞孔坚。名单公示后不久,便引起诸多从事园林的专家联名反对,一封有20名该领域专家联名签署的投诉信,很快由一位院士亲自送到了中国工程院,他们对一个园林的“忤逆者”入选院士的候选名单感到震惊和愤慨!

俞孔坚有一个响亮的头衔——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这是美国历史悠久、地位崇高的学术团体。同时,作为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创办人、首席设计师,他设计的作品在国内外多次获奖。有这样一份“成绩单”,俞孔坚作为院士候选人似乎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是,风景园林学科的诸多专家却对俞孔坚的入选如坐针毡!

一贯贬低中国古典园林的俞孔坚成为院士候选人,这让从事园林的诸多专家们产生了危机感和愤怒。在措词尖锐的联名信中,专家们罗列了俞孔坚不能胜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如下理由:肆意侮辱中国园林优秀传统,狂言“中国园林可以休矣”;设计手法千篇一律,水平拙劣;敛财手段如奸商,巧取豪夺,学风不正,学德不端。

这是俞孔坚作品中最常见的“红飘带”景观。反对者们认为,“俞大师”很会宣传,通过为各地的官员们讲课,灌输自己的理念,并许诺可以在国际上拿奖。但是真正到实践中,却只能复制自己的模式,千篇一律的“红飘带、行列式栽种、稻田”,这和风景园林应有的地域特色相违背。

引起中国风景园林学科这些专家们不满的,是俞孔坚的“大脚革命”。俞孔坚就像当年在国际会议上一样,他站在网络演讲视频节目“一席”的讲台上,用“裹小脚”的比喻引出了他对中国风景园林学“大脚革命”的演讲。

中国传统节日学业反思,传统文化班会课反思

这是在网络演讲节目“一席”上讲演时的截屏,此时正得意讲述他的被上海市民认可并津津乐道的上海世博后滩公园。

在俞孔坚看来,中国对待土地、江河,用的是畸形的审美态度和价值观,比如在城市中平掉丰产的稻田,种上草坪;在公园里拔掉果实累累的桃树、梨树,种上只开花不结果的观赏树木。“我们整个城市都在追求一种畸形的美,就像裹了脚一样。”于是,他发起所谓的“大脚革命”,让人们砸掉防洪堤,与洪水为友,对自然做最小的干预,在城市中心收集雨水、种稻田和野草……他的这些标新立异的说法不时引来台下听众的掌声。

金华燕尾洲公园,这是俞孔坚作品中少有的注重形式感的案例,反对者们攻击此设计:近处繁复的圆圈成几何形道路和大面积裸露地及大面积卵石铺地、 红飘带的钢铁大桥,其生态、自然在何方?一点点农作物和野草,如何体现生物多样性?

除了2001年主持的广东中山岐江公园,2004年以后俞孔坚接手的项目接连不断,其中他主持的沈阳建筑大学稻田校园、浙江台州黄岩永宁公园、红飘带——秦皇岛汤河公园、上海世博后滩公园以及哈尔滨群力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等项目,都获得了世界多个景观设计类奖项。20名专家在投诉信中列举了11个俞孔坚创办的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作品,指出他们“不尊重、顺应自然,是拙劣的人为造作”,这些被列举的案例中并没把岐江公园等包括在内。

在2007年俞孔坚发表的《生存的艺术:定位当代景观设计学》一文中提到,他更推崇如“桃花源”一样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乡村景观,而中国的古典园林“使帝王和士大夫们收尽天下之奇花异石、竭尽小桥流水之能事,阉割了真实‘桃花源’中的稻田和果园等与生存相关的良田美池,大造虚假、空洞的‘桃花源’。并美其名曰‘造园艺术’。”他认为,这种虚假的“桃花源”埋葬了封建帝国,可以和中国古代女人的裹足布相媲美。

平心而论,俞孔坚对传播世界先进的城市建设理念应该是功不可没的,大量景观实践的成果也并非如那些专家所评价的一无是处。只是,这就好比一位深谙美声唱法的歌者,在世界赢得了诸多殊荣之后,完全没有必要去诋毁同样以声乐名义探讨戏曲研究一样。“大脚革命”也许与“园林探索”并不是那么水火不相容!

其实,俞孔坚与那些园林专家的矛盾,主要是源自“园林”与“景观”的概念之争。“十多年来,他坚持反对风景园林学科,而且发表的文章、著作以及所做的规划设计项目中从没有冠以‘风景园林’这四个字。现在摇身一变,却成了‘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学科的院士申报者,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这就是风景园林专家们反对俞孔坚的重要理由之一。

虽然创新本身包含着破坏,所谓不破不立,但“园林”与“景观”之争,似乎对传承文化或文化创新都没有太多的建设意义。也许真的只是出于营销手段的考虑,毕竟破坏性力量会远大于建设性力量对人造成的影响。与俞孔坚极力贬损中国园林不同,一个极力推崇中国园林却全盘否定近代国内建筑界的“破坏”力量,随着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颁布腾空而起。

4,寻找场景与回忆之间共鸣的桥梁

2012年5月25日,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全世界公认的代表建筑行业最高荣誉的奖项自1979年创立以来首次在中国举办颁奖典礼,王澍成为了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中国建筑师。

尽管中国越来越强调文化自信,但当今中国人的文化成就,似乎还是要由西方人来承认。倘若不是因为一个普利兹克建筑奖,可能不会有这么多的人会去关注一个自称是“业余建筑师”的人和其设计的作品。

现任中国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的王澍,成为第一个获得普利兹克奖的中国建筑师,因此奠定了他在建筑界的大师级地位,同时,他对中国城市建设的尖锐观点,也与他的作品一道,开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

王澍在学生时代起,他就对国内建筑界持坚决的批判立场,对几乎整个近代国内建筑界进行了系统批判,从梁思成开始,一直批评到他自己的导师齐康。王澍认为中国当代建筑面临的困境,是过于随意、盲目地拆毁旧城区旧建筑,毁掉了城市历史文化,追求整齐划一,高大奢侈的建筑缺乏传统与生命力,使城市显得虚假。反映在我们自身,是对住宅的要求过于奢侈,缺乏对生活的反思。

对中国当代建筑界,王澍说了很多的“不”,那么,他说的“是”又是什么呢?王澍认为,中国建筑必须跳出西方中心论,建立根植于中国文化的价值和本土的建筑学,这种建筑学应该富于文化自信,取材于中国传统,符合中国人独特的生活方式和审美习惯。他将自己的建筑理论精髓,称为“园林的方法”。王澍认为,园林不仅是建筑的庭院区域,而是一种独立的建筑方法论,中国园林艺术集传统建筑之大成,营造园林的趣味和方法,经过抽象,能够体现到现代建筑的方方面面。

这是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手绘稿,正是这个校区设计及宁波五散房、钱江时代垂直院宅等项目的杰出表现,让王澍获得了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大奖。王澍形容自己的建筑理想,就是“要造像立轴山水画一样的房子”。从手绘的效果来看,似乎还真有点传统山水画中的韵味。

真实的场景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具有诗情画意,无论怎么调整心态用欣赏的角度去看这些建筑,却总难排除凌乱、粗糙、野蛮的感觉。

这是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教学楼,建筑能做成这样还真是很能颠覆人们的固有建筑观念的。

象山校区教学楼的内部情况,看上去似乎更显杂乱无章,任意开凿的孔洞、毫无修饰的水泥构筑物任性地组合,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在正常运营的教学空间。

这是被学生称作“可以冻死人”的食堂,空间很高很空,还开那么多窗……寒冷是正常的……

建筑学院算是王澍在象山校区少有的带有曲线的建筑,且是邻水建造,但脏兮兮的外墙、比例失调的门洞、粗糙的格栅,看上去更像是生产非精密设备的厂房或是圈养什么动物的笼舍。

对于中国传统与现代建筑的相融方式,王澍在当代中国的建筑界提出了完全基于个人思考的答案,他所阐述的思考方式和所设计的建筑,展现了全建筑界无法回避的个人风格与逻辑,也就是说,如果你进入不了他的逻辑,就无法理解他,无法理解的事物是无法有效批判的;而你进入了他的逻辑,因其体系完整自成一体,那么,你也无法批评他。

如果是纯艺术性的创作,如雕塑、绘画,即使再多的人不认可毕加索的美,这丝毫不会影响他的艺术成就;而作为大量人要在其生活、学习的建筑空间,若让使用者不适甚至反感却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回避的问题。绘画,不喜欢者可以选择不看,而建筑一旦完成,就会长期固定下来,这会让不喜欢的居民长期痛苦,让决策者和设计师被长期批评和抱怨。

要把这样的画面与美进行联系,真的还是蛮考验人的想象力的。我们知道,无法欣赏毕加索作品之美,这大概率是因自身艺术修养不够。要更好欣赏大师的建筑作品,当然也要依靠自身艺术素养的不断升级。但作为实用性艺术的建筑,其使用功能的不足却不会因艺术素养提升而改善。

建筑是技术和艺术的综合体,既要满足实用的基础功能,也承担着文化传播的作用。王澍和许多前沿的建筑师,对当代城市与建筑的批判反思或许过于理想化、绝对化,但认真对待他们的提示,确实有利于城市的平衡发展。因为总体来说,当代中国城市和建筑,对文化和艺术的考虑并不是过度,而是还远远不够。实际上,王澍式的作品,也不可能有机会被大面积复制粘贴。对一座城市来说,有许多重要关口,决定着它是保存传统、形成独特的魅力,还是变得千篇一律、毫无个性。所以,在恰当的区域拥有几座王澍式的建筑设计,对恢复城市生态和文化记忆一定是有益的。

作为普通人,光看王澍的建筑作品,可能很难看清里面的门道,但通过他的讲述——王澍的著作《造房子》,我们似乎就能够感知他的思想和修养的源头。王澍强调,树立中国建筑应该有的美学标准,是遵循园林方法论,建筑结构和细节要疏密得当,小中见大,实现融合自然的情趣。具体手法,如选材,采用可循环利用的材料;工艺上,采用传统的手工工艺。

据说象山校区建筑群所使用的风钩、插削等铁铸件,都是镇上的铁匠手工打造的。

这是宁波博物馆,建筑材料使用了从浙江等地回收的不同年代的旧砖瓦,据说这是节约造价的环保意识,而且从美学上讲,旧砖瓦的色泽、形态,保留了珍贵的时间痕迹,能够使新建筑很快融入自然。

翻开近百年中国关于“传统风格与民族形式”的探索过程,无论是老一辈建筑家嫁接传统元素企图使传统重生的尝试,还是新晋大师把传统元素揉碎让场景与记忆进行联系的努力,其实,这都是从文化的结果上在寻求文化传承的可能。

任何一种文化,都有产生、壮大、完善的过程,也有生病、僵化、老死的时候,当然,也有重生的可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要让传统文化获得新生。文化复兴,必须要找出文化成因的底层代码,让其在新时代实现升级换代。

首先,传统文化热反映了人们开始复归历史,向前人学习的倾向,这说明,我国的传统文化的确有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发扬的东西。其次,我们应理智对待传统文化,要切合实际,有选择的加以传承,丢弃其中的糟粕。

按照一般理解,我们所说的民族文化是指中华民族在过往的历史中形成的具有明显特色的传统文化。而对民族文化进行深刻的反思,又是近代以来,尤其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非常重要的学术思潮和社会思潮。

关闭

在线留言

服务项目

成都减压会所提供:【香薰按摩】【水疗沐浴】【面部护理】【眼部护理】【身体护理】【精油按摩】等服务项目

栏目导航

环境 资讯 spa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成都spa养生会馆:添加站内微信

服务地区

【成都成华】【成都金牛】【成都青羊】【成都双流】【成都武侯】
关闭

在线留言